公告:
世界在变化,我们也在变化
昆仑登录 PRDUCTS 当前位置: 首页 > 昆仑登录
救急还是养懒人?美国高额疫情失业救济金引争议;有家庭每月可领8000多美元,远超平时工作收入
添加时间:2020-07-13

美国新冠疫情在一度平稳甚至略有减轻后,近日又大幅加剧。当地时间7月11日甚至创下单日新增7万多人确诊病例的历史纪录“新高”。截至目前,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335万人,累计死亡人数接近14万。疫情的反复也让美国政府的复工复产计划面临重新考量。

疫情在美国暴发后,导致近5000万人失业。为了帮失业者渡过难关,美国国会3月29日通过《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其中规定:所有失业者每周可以领取600美元失业救济金。该法案与常规的失业救济金相比,申请条件放宽,涵盖了以往没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自由职业者,包括打零工的自雇人士、独立合同工以及小业主等,例如餐厅酒吧的歌手,按件计酬的装修工人或家政服务清洁工等。

政策推出以来,每周都有超过百万的失业者申请,高额失业救济金甚至超过了很多人原本工作时的工资收入。不过,这项每周600美元的额外福利将在7月31日结束,除非政府能延长其期限。

由于美国部分州的疫情再次反弹,即便能够复工,很多行业也无法立即恢复如初。随着失业救济金领取期限临近,一场激辩正在美国国会上演,争论的焦点就在于失业救济金是否会阻碍人们重返工作岗位,从而延缓经济复苏。一些共和党议员认为,在许多工资低于额外失业救济金的州,继续领取救济金会阻碍他们重返工作岗位,一些人会因拿着高额救济金而不愿努力找工作。但支持者认为恰恰相反,取消每周600美元的额外收入,会对整个经济和依赖救济金的家庭带来巨大的负面连锁效应,严重制约收入,并进一步打压刚刚起步的经济复苏。



高额救济金是否会养懒人?

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生活的阿洛,为了儿子,6年前来到美国,曾在华人开的酒吧做过服务员,由于不懂英语,几乎没有工作机会。她在三年前开始经营一家线上小吃店,顾客主要是身边的熟人朋友,从制作到售卖,都是她一个人忙活。虽然赚的不多,但能够满足自己基本的吃穿用度。“好的时候一个月净收入上千(美元),差的时候也有几百,剩下的额外开销由儿子负担。”

新冠疫情暴发后,小吃店关门,阿洛彻底失去收入。不过她属于自雇人士,符合申请条件。于是阿洛在第一时间申请领取了失业救济金。目前她完全依靠失业救济金生活,包括联邦政府提供的每周600美元额外失业救济金以及加州每周167美元的常规失业救济金。这意味着最近四个月的时间里,阿洛不用干活却每个月有3068美元的收入,远远高出以往平时。阿洛称,“不仅是我,很多人失业后的收入都超过了工作时,尤其是打小时工的人,差距比较明显。但(7月31日)到期后我每周就只剩下167美元了。”

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每周600美元的收入让三分之二的失业工人获得超出正常工资的福利。

今年5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名为《英雄法案》(HEROES)的3万亿美元救助计划,该法案计划将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从7月底延长至2021年1月,但暂被参议院搁置。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会将在7月17日结束为期两周的休会后,继续讨论是否延长这一救助计划。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对延长持批评态度,他们认为这可能会阻止三分之二的失业者重返工作岗位,因为这些人领取的救济金收入高于他们曾经的工作收入。

失业救济金是否会养懒人引发极大争议。如果一个家庭两个人同时申请失业救济金,每周领取总额为1200美元,再加上各州的补贴——据统计各州平均每周发放的失业救济金人均可达463美元。因此有些家庭每周收入超过2000美元,每个月超过8000美元。数额之高成为争议焦点。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已经从酒店、餐馆和理发店的老板们那里听到抱怨称,他们雇不到工人。肯塔基州的一位咖啡店老板也对媒体表示,每周额外的600美元让她提供的工资毫无竞争力。还有一些正在冒险工作的员工也感到不满,“我更喜欢工作,但遗憾的是待在家里赚的钱更多。”

在阿洛看来,如果能够延长额外救济金的时间,那些确实找不到工作的家庭会非常需要,但问题是金额是否要一直维持这么高。“我认为应该下调数额,即使对没有收入的人也不应该继续维持这么高,要让人们感觉到仅靠政府补助仍然不够,这样才会想方设法去工作。如果拿的钱比工作还多,谁会去工作呢?例如可以从600美元每周降到300美元或400美元。”阿洛认为,虽然维持高额度对自己有利,但如果大家都不出去工作,都只躺在家里等政府救济,这样的现状无法维持太久,社会也很难恢复。

高额救济金究竟弊大于利还是反之?学界对此也存在分歧。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Chicago Federal Reserve)最近的研究发现,正在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反而比已经领完的人更积极地去找新工作。

报告解释称,信心丧失是主要原因。失业时间越长找工作的行动力就会越差,信心就会越不足,丧失失业救济可能导致人们对找工作的沮丧程度急剧上升,最近一项针对法国劳动力市场的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现象。“领取福利金的人往往比不领的人能够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

很多人认为该政策容易被钻漏洞逃避工作,事实并非如此。工人并非辞职或收入受到影响就能领取失业救济金。根据政策要求,主动辞职的人也无法领取失业救济金,只有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失去工作或出于“正当理由”停止工作的情况下才有资格申请。例如如果是失学儿童的主要看护人可以作为有效的理由,但如果与属于弱势群体的年长父母生活在一起,除非其家庭成员感染了新冠病毒,否则不能因此辞职领取失业救济金;在工作中感到不安全也不能作为理由,除非被卫生部门要求进行自我隔离的人员;如果雇主不愿或不能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也没有明确规定工人可以因此停止工作并领取福利。

此外,领取者每周都要在线填写找工作的进度,并提交公司地址、录取结果等相关的证明材料,如果没有在线更新或者提供虚假信息将无法继续领取。随着经济重启,雇主还可以要求已经被解雇(或减少工作时间)的雇员重返工作岗位,如果员工拒绝返回,除非提供合理理由,否则也将失去领取资格。例如在俄亥俄州有大量雇主称,约有1200名工人拒绝重返工作岗位,这些在雇主要求重返工作岗位后仍继续领取救济金的工人将面临欺诈罪的起诉。

下一轮支持政策或将缩减

7月9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最近一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为131.4万人,降至4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一数据仍远高于疫情之前。加之6月下旬开始的疫情反弹,已经迫使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和得克萨斯州这六个州改变了重启计划,这六个州经济占据美国经济的三分之一。此外还有其他15个州已经暂停重新开放,这一切使得就业市场的初步复苏再度陷入停滞。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的一份报告发现,对新冠疫情本身的恐惧才是经济活动减少和失业的主要原因。这份报告解释称,“随着感染人数上升,高收入家庭的支出降幅最大,特别是服务类的支出,这便导致了低收入服务业的裁员。“不从根本上解决疫情和公共健康问题,恢复经济活动的能力就是有限的。就经济政策而言,减轻这些受影响最大的人的困难可能是最有效的方式。”

阿洛称,如果7月后救济金不继续延长,她就不得不去找工作,或者再重拾旧业,“但再做小吃也未必会有人订餐。我既不会英文又不懂电脑,找工作没有太多选择,虽然以前在华人酒吧做过服务人员,但现在这种状况,酒吧都没生意。”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美国人明显感受到物价上涨。尤其是肉类的价格,因为有加工厂出现感染导致暂停营业。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出现下降。6月26日的数据显示,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从78.9的初值降至78.1;衡量消费者当前财务状况的现状指数终值从87.8的初值降为87.1;预期指数终值从初值73.1降至72.3,是2013年以来最低水平。

布鲁金斯学会都市政策项目的研究员大卫·鲁宾斯坦(David M. Rubenstein)指出,如果再削减600美元救济金,可能会对消费者需求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对失业工人的直接救济是一种有效的经济刺激形式,特别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低收入工人,他们需要支付租金和购买食品,与富裕家庭相比,他们可以将救济金更多地用于经济活动中。他们口袋里多出的600美元比那些复杂的解决方案更能保持经济中的资金流通。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7月9日对媒体表示,政府支持新一轮的经济刺激方案,不过提供的“水平和标准”仍需讨论,可能不会再这么慷慨。“特朗普政府希望在下一个经济刺激计划中限制福利,以确保失业工人获得的救济金不会超过其在工作时的收入。”

和华人不同,大多数美国人很少有储蓄的习惯,生活中所有开销都要依赖工资支付,突然失业就会面临很大问题,没有备用应急。据美国媒体报道,将近32%的美国家庭未能按时支付7月份的住房贷款,有专家警告称,数千万美国人面临“收入悬崖”。

不过,美国政府的救济金不仅面向个人,也在尽可能保证企业运转。在一些只有几十人的中小规模公司里,因为疫情导致业务量大幅减少,政府会向这类公司提供贷款。业内人士称,很多公司老板会用贷款发工资,让大部分员工回家,只留下几个人运营日常业务。想领取失业救济金的员工可以辞职,等到复工再回来。“虽说是贷款,其实是政府给这些企业的补贴,不仅比银行的利息低很多,并且只要通过报税证明其用途是给员工发工资,这部分贷款就不必再偿还。”

该业内人士指出,这涉及到政府救助渠道和救助手段的问题,与其直接给员工发补贴,不如救助企业,通过帮助公司让员工间接受益,维持企业运转。与这种类似的间接循环还体现在房东与房客身上,政府通过给房东补助来让房东减免房客的租金。“政府不仅是要救助水里的鱼,更重要的是保持水的循环。公司都垮了,政府的税收收入也会受到影响。只有留下那些企业,才是日后保持国家经济继续发展的根本。”

疫情后催生新的工作、生活方式

无论人们是否渴望立即返回工作岗位,因疫情失去的就业机会都难以在一夜之间重现。但在洛杉矶经营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马可告诉记者,他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疫情缓解后想开公司创业的人增加了,甚至催生了新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方式。

马可的日常业务是帮助公司做税务咨询,疫情期间也一直未停工,但马可发现,今年2月至4月报税季的业务量更大,反而比往年还多了1.5倍,“一方面因为今年的报税季延长到7月15日,另一方面是准备注册开公司的人变多了。”

“原本我以为今年不会有人想开公司了,没想到反而出现逆势上涨。”马可称,根据美国的报税方式,一般在年初开公司是最佳选择,时间越靠后越不划算,“都6月份了大家还在疯狂地咨询开公司,很多人甚至没想好具体做什么业务就先注册了公司。很多创业者都相信复工之后会迎来转机,并且会有更大的反弹力量。”

新开公司大多集中在成年人培训领域,例如有人创办商业驾照培训是因为看好疫情过后的物流行业;还有人开始买荒地开靶场,疫情让很多以前没有碰过枪的华人开始接触枪、买枪,但他们并不会使用,有人看好枪械行业的未来,为这些人提供射击练习的场地、工具和培训服务;还有很多人工作停下来后会思考人生和职业价值,甚至会因此改变职业规划,例如疫情期间护士紧缺,很多人去考护士执照,结果培训学校大排长队,已经有创业者开始瞄准护士培训机构的市场,即便不能培训专业的护士,也可以进行护工培训;还有人转行去做人寿保险和灾难风险类保险,疫情的悲剧让保险销售人员的话更容易打动客户。

马可称,疫情是风险也意味着机遇,对于能够在疫情中活下来的公司,复工之后依然有很高的用人需求。很多华人老板已经开始在朋友圈贴广告招人了,但很难招到,“因为疫情还没有彻底结束,有些人对复工有顾虑,例如有孩子和老人的家庭。现在反而是招人的老板更着急,像负责物资运输的行业非常缺司机和调度、装卸货人员,给到5000美元一个月都招不到人。”

虽然餐饮业是疫情中受打击最大的行业之一,但仍有一些餐厅老板随机应变活了下来,甚至比疫情之前生意更见起色。很多白领因为不会做饭,疫情期间只能依靠外卖,美国以前也有外卖平台但少有人用。马可称,现在外卖非常受欢迎,有些做外卖的店铺根本忙不过来。“有位朋友在疫情期间开了三家分店,当时很多老板在疫情暴发后抛售店面,他直接低价买下来,三家店覆盖洛杉矶三个不同区域,更方便订外卖的人下单。疫情期间很多其他消费停止了,反而很多人更愿意把钱花在饮食上。”

另一类在疫情期间大受欢迎的卖场是家具店和装修材料店,像洛杉矶的宜家经常人山人海,到美国最大的家居装饰零售商“Home Depot”买把螺丝刀也要排队半小时。“现在大家终于有时间待在家里,很多人开始装修,把他们原来没时间修缮的地方重新布置、改造一下,还有很多人开始在自家院子里种花种菜,‘Home Depot’的股票因此一直在涨。那些没有失业或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生活反倒比之前多了几分趣味。”马可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