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世界在变化,我们也在变化
昆仑代理 CASE 当前位置: 首页 > 昆仑代理
全国1.76亿老人在哪里?7省份已进入深度老龄化
添加时间:2020-07-27

前几天,财政部发布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我国养老金跨省调剂金预计达到7398.23亿元,比去年执行数增加1095.23亿元,增幅达到17.4%。从各省养老金跨省调剂金额来看,只有7个省份是净贡献,22个省份(含兵团)净受益,3个省份上缴划拨持平。

表1:2020养老金调剂差额情况表

全国1.76亿老人在哪里?7省份已进入深度老龄化(图1)


这张表透露出两个信息,第一,养老金跨省调剂太重要了,第二,22个省养老金收不抵支。

看上去有点可怕,人口红利消失了,转型发展的阵痛接踵而至。一叶知秋,谁将首先迎来寒冬?未雨绸缪,如何为未来的危机做好充分的应对?

进入21世纪以来,全人类面临一个共同的、前所未有的挑战——变老。

全球老年人口(65岁以上)占比从1970年的5.3%一路上涨到2018年的8.87%。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到2050年,全世界每6人中,就有1人年龄在65岁以上。今天的日本,就是未来世界的写照。

这一趋势会扭转吗?很难。

拜人类卫生医疗体系的进步所赐,人类逐渐迈入了“长寿时代”,百岁老人越来越多,“古来稀”的七十,还不及当下平均预期寿命。尽管存在一些国别差异,但从全球尺度上看,生育时间不断推迟,生育率持续下降。此外,人口迁移对于区域老龄化进程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那么,中国的情况怎么样?

中国虽然不是老龄化最高的国家,但是问题非常严峻,三个特点:一是老年人口全球最多。2019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达1.76亿,相当于欧洲全部人口的1/4,如果算做一个“国家”的话,在全球排第八。二是我国老龄化增速快,预计我国仅用二十几年就会完成发达国家40-115年才能完成的老龄化进程。2002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首次超过7%,中国正式步入老龄化社会,2009年这个比例达到12.6%,未来二十几年,我国将在变老这条路上加速狂奔,然后在高位保持稳定。

第三个特点,也是本文重点想说的,中国幅员辽阔,区域迥异,各地在变老的道路上,分化远远大于趋同。(注:以下数据分析均不含港澳台)

1.76亿老年人在哪里?

从绝对数量上来说,老年人口最多的10个省是:山东、四川、江苏、河北、河南、湖南、安徽、浙江、辽宁、湖北。全国一半以上的老年人生活在这10个省里。鲁川苏稳坐前三甲,人口基数大,老年人总数也高。

2019年,全国除西藏以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进入老龄化社会,其中7个省份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辽宁、山东、四川、重庆、上海、江苏、浙江。

还有一个指标更令人揪心——老年人口抚养比。

老年人口抚养比也称老年人口抚养系数,指某一人口中老年人口数与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老年人口抚养比是从经济角度反映人口老化社会后果的指标之一。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写到:“不论一国土壤、气候和面积怎样,其人均国民收入的好坏必然取决于两种情况:一是国民劳动的熟练程度、技巧和判断力;二是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和不从事有用劳动的人数的比例”。

老年人口抚养比这个指标可以直观的衡量一个地区应对老龄化社会的经济韧性。

随着我国老年人口数量的增长,我国的老年人口抚养比也一路走高,从2000年的9.9%上涨到2019年的17.8%,有预测说我国2030年的老年人口抚养比将达到25%,直观的说,就是每四个劳动力产出将供养一位老人的养老支出。

如果拉长时间轴,观测从2002年到2018年全国31个省市的老年抚养比变化趋势并对趋势做分析,可以将全国31个省市分为四个“俱乐部”:快速变老、中速变老、缓慢变老且趋势不明显、波动且趋势不明显。

先来看两个老年抚养比变化趋势还不太明显的“俱乐部”:波动俱乐部和缓慢变老俱乐部。

波动俱乐部

成员:上海、浙江、北京、天津、福建、海南、广东、西藏(8个)

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一眼看去分两种:一种是发达地区,一种是欠发达的人烟稀少地区。

一种是人口少到还不够老,另一种是本地“前浪”虽然老了,但总有外来“后浪”调剂,纷纷扰扰间保持着动态的平衡。比如上海和浙江,虽然老龄化水平已经很高,由于经济活力强,人口持续流入,年轻的“新移民”们很好的对冲了本地人口的老龄化,所以上海和浙江两地的老年人抚养比数据才会持续波动而不是单向上涨。

缓慢变老俱乐部

这个俱乐部也很有特点,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地区。

俱乐部成员:山西、内蒙古、江西、广西、云南、青海、新疆(7个)

这些省份,人口基数不大,少数民族多,生育率下跌不明显,老龄化率进入时期慢,处于老龄化进程的早期阶段。

以上两个俱乐部,还没有显著的老年人口抚养比增长趋势。下面这两个俱乐部,老年抚养比增长趋势就相当显著了,而趋势一旦形成,逆转就相当费劲。

中速变老俱乐部

这9个省,放在中国地图上,恰好都居于地理位置的中部区位:

江苏、安徽、河南、湖北、湖南、贵州、陕西、甘肃、宁夏(9个)

中不溜的地理区位,中不溜的发展态势。

唯一的例外,是江苏。作为人均GDP仅次于北京、上海,在全国排第三的经济强省,常年人口持续流入的大省,为什么会进入这个俱乐部?

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江苏是人口大省(全国排第三),也是老年人口大省(也排第三),老龄化率高(14.7%);第二,江苏省生活水平较高,人均寿命较长,典型代表如南通,老龄化率全国第一,其如皋市由于百岁老人数量多,还被封为全球长寿之都;第三,江苏省推行计划生育时间早,力度大,生育率较早的下降到较低水平,推动江苏较早的迈入了老龄化社会的门槛。

快速变老俱乐部

最后这个俱乐部,才是本文想说的重点。

俱乐部成员:四川、重庆、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东(7个)

这7个省(市)的共同特点是人口基数大,劳动力人口大量“孔雀东南飞”,老年人留在本地,表现在数据上,就是这7个省的老年抚养比毫不纠结的一路上涨。

这7个省又分为3个小组团,3个小组团情况略有不同,下面一一拆解。

一个是东北三省黑吉辽。作为曾经的共和国长子,在体制的红利消耗殆尽以后回归发展正常逻辑。现在的东北与其他地区比,各项指标都差强人意。2013年前后全国经济增速换挡,东北三省提前感受到寒意,经济发展增速下降,跌幅最深:

各省地区生产总值发展指数(上年=100)

连人口出生率也在全国倒数前三甲,毕竟年轻人都走了么……

第二个是华北重地冀鲁。冀鲁地处华北平原和山东半岛,地势平坦,水土丰饶,拥江面海,腹地辽阔,自古就是人口稠密、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兵家必争之地。然而,曾几何时,冀鲁地区人口红利变成了人口重负,重仕轻商的农耕文明背负上体制的沉疴,冀鲁,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东北?应该还不至于,但也确实该醒醒了。

第三个是今日新秀川渝。川渝在崛起的路径上,毫无疑问将背负上深度老龄化的重担。一是两地皆是人口大省(市),但长期以来人口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低于全国。四川人口的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比全国历年低2个千分点左右。二是两地都是劳务输出大省,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老年人留守家中。第三个比较特别的原因,就是四川有很多地方,拥有得天独厚的宜居优势,吸引了全国各地很多老年人,特别是西藏、青海、甘肃等西部省份的老年人到四川来居住,这也推高了四川常住老龄人口的增量。

老龄化是这个时代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各国、各区域由于自然禀赋、经济基础、人口结构的不同,应对老龄化挑战的能力和底气不同,谁应对老龄化挑战更从容,归根结底还是地区的经济活力、创新的活力、增长的活力,以及是否能够持续吸引劳动力人口的流入。

社会分工高度细化、人口流动高度便利的现代社会里,“养儿防老”、“父母在不远游”早已不现实,养老从家庭责任逐渐走向了社会责任。跨区域协作也将成为时代的主题。